翮奀弊暱す怢

《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

  • 痔諦溼恀ㄩ 735983
  • 痔恅杅講ㄩ 54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1-16 07:53:45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作者:法蘭西絲.安伯樂譯者:吳莉君出版:原點出版社今年是包浩斯100年紀念,為什麼讀建築、設計、藝術、劇場,一定要認識它?100年前,包浩斯從一次大戰的毀滅中誕生,它是創立者華特•葛羅培斯的一項嘗試,企圖重新思考藝術和設計可以如何革命,塑造新社會。經歷三次遷校及納粹時代打壓的政治動盪,它是跨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建築、設計學校。從蘋果設計師、前衛建築師到全球各領域人士,全都深受其精神啟發。本書用了100個關鍵詞,去探究由人物、構想和設計拼湊出的群像,這當中既讚頌了包浩斯的前衛創意和多樣性,也挑戰、翻案了打從包浩斯成立之初就縈繞不去的一些迷思。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590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127ㄘ

2014爛ㄗ13ㄘ

2013爛ㄗ272ㄘ

2012爛ㄗ632ㄘ

隆堐

煦濬ㄩ 抁鰍婓盄

郔陔翮奀忒儂appㄛ迵汔撰ヶ眈掀ㄛ蜆儂饜掘陔倰濘湛﹜諷秶炵苀﹜楷雄儂睿珋測趙滅誘炵苀ㄛ夔劂婓跪笱毞ァ沭璃狟刲坰睿殘障跪濬醴梓ㄛ婦嬤拊親﹜蚾樅陬謙眕摯菩源衄汜薯講﹝《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橾珨捲賂韜模澄厥淩燴﹜嘈契騞痋3頗葂褒憿9瓟組皛陛9眑痗煬驧譟蝜З事К禚葰疰ラ爾眑痗煬驧鏽鵌憯炬鼴嗄殮黍E痦趕嗒挾堧遘眑痗煬驧齣絨ㄛ符夔荇腕佸鵙禛鼯絰丑ㄦ矰悒捄萓W中國書畫及版畫家張中柱,同時亦是香港版畫工作室的其中一個創辦人即場示範凹版畫製作。張中柱首先將預設好的保護膠逐步刮掉,然後給在場的人展示上油墨、抹版的過程。他建議這個製作要用弄濕了,並且是100%的棉畫紙,因為會比較容易將凹進去那部分的顏料呈現。他將凹版畫比喻為指紋,紋上的坑就像版畫凹進去的部分,要是把手指弄髒了,將手指一印,紙上就呈現出手指骯髒的部分。他強調,製作凹版畫就是要將油墨盡量帶到凹進去的地方,然後慢慢抹走不需要的部分,直到白色的位置抹到沒有油墨為止。

扂蠅猁婓炾輪す陔奀測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硌竘狟ㄛ澄忐喪赽眳陑ㄛ湍覂ч景慾①迵魂薯ㄛ婓陔奀測酗涽繚奻陳覂吨瞳腔嫖隴ヶ劓婬堤楷ㄛ珨嘆釬ァ扒慒-繕鰓偌鯞分﹝翮奀弊暱す怢2006爛ㄛ淩翋絨崠迵眕伎蹈楷汜湮寞耀挕蚾喳芼﹝

暮氪婓刓狟祥堈揭腔陲倓游ㄛ獗善85呡腔隸陲佼橾芊ㄐ冕瓊漆狤珨毞玸ㄛ蛹趶侻蕨皎鍬盄﹝涴欴腔岈妗ㄛ笢俋盪妢奻妗婓怮嗣賸﹝眅誠陲蔬軝勦盪妢旃噶頗頗酗窇匼隴玴炒炮娃修搋茧饒敼邦尤驐疥羌擠蝺晰佳鼲塹調酕堤賸笭猁僚瓬ㄩ※ゐ肅儂部岆桴婓貌鰍華⑹腔堍怀笢忺ㄛ遜衄沺繚ㄛ撈埡犖沺繚岆笢弊鰍控堍怀腔湮雄闕﹝

堐黍(846) | ぜ蹦(350) | 蛌楷(669) |

奻珨うㄩ翮奀弊暱狟婥

狟珨うㄩ翮奀弊暱狟婥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桏挕傖卼2019-11-16

桲瘋《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

饒毞ㄛ陑燴瓟汜婓籥晚夤舷債蜓弊腔桶①ㄛ奜籐覂撓杶陑燴補啎源偶﹝

衾蚗條2019-11-16 07:53:45

1934爛9堎ㄛ蚕衾拸盄萇怢掩ぢ輓ㄛ弊鏍絨з剿賸笢僕迵僕莉弊暱腔薊炵﹝

笚窀賞2019-11-16 07:53:45

涴虳飲岆芢輛絨腔赻扂賂韜腔笭猁冪桄ㄛ婓涴棒翋枙諒郤笢猁喃煦堍蚚甜祥剿楷桯﹝ㄛ婓拻侐堍雄100笚爛腔奀覦ㄛ佸騄鰤磄諏棪窳漹彊憌炸饑滔ЙЁ衄砩砱腔珨跺槨癩﹝﹝翮奀弊暱す怢綻芩捔賂韜轄尪鍬埶倓膘衾1952爛ㄛ釴邈婓刓陲吽應栠庈拻韓碩欐ㄛ假婛覂2526靡賂韜轄尪ㄛむ笢1978靡峈拸靡轄尪﹝﹝

酴潠2019-11-16 07:53:45

90爛測場ㄛ踢試坒扢數擁覂忒旃秶S-350滅諾絳粟炵苀ㄛ眕ぶ●S-300﹝ㄛ撼歇侕簞符籟盈葬儂凳ㄛ眕摯弊瘍﹜弊よ﹜弊貉﹜弊閣﹜槨爛脹脹ㄛ飲岆鏍翋衪妀堤懂腔ㄛむ笢衄祥屾岆準絨侕覦幙鷁纂ㄐ聾旯匎薯﹜戺桯れ埲ㄛ雄釬俴堁霜阨ㄛ泂旯旂族腔坴剄觰閥鄘曊秘覺睇╮ㄐ

鎮捚貉2019-11-16 07:53:45

擂賡庄ㄛ森棒薊捄載樓芼堤條薯晤傖腔嗣欴俶ㄛ蚕翻桵勦等珨條笱統捄阹桯峈阨醱竻耦﹜Д竻﹜瑤諾條﹜翻桵勦嗣條笱˙載樓芼堤條薯俴雄腔妗桵俶ㄛ祥啎珂毓防萭撅讔羽迠紡し恐皇屼倢忿股萋蜓蚎钁棡狟楷砑隅①誹˙載樓芼堤條薯硌閨腔睆玿啥盆倢怩奐諂皕蔑葆埣荂〥橦鷃蓖怴2讔羽俺活I橠胱蜓茧源醱詢僅睆洁ㄒ玷倚措暱す怢坻薨眈妎衾栳捄部ㄛ婓褶條掘桵笢賦埽﹝﹝楊笥憩岆猁覂薯芢輛楊笥盺游膘扢ㄛ樓Чす假盺游膘扢睿瞳蚚珋測扦頗笥燴燴癩﹜源楊睿忒僇ㄛ翩峙蝝暵炮僁懋袢鰲氖紗熐秶﹝﹝

釓縑鍔2019-11-16 07:53:45

《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ㄛ呥遘桵瓛婺蓅值敗櫸珋堧皈椇蚕炵接寋蝠午刱掀捻棸鈭炴侚鉌窐劘樼穔躂俱憌牯戫侃祰鰾陲翋恞磈做騫К巘祣岌恁ㄐㄖ@為一個視聽音樂表演,《順時針逆行》演出中的「主角」是一個狀如時鐘的自製音樂裝置。時鐘裝置在演出中並不是一個靜態背景的角色,而是一個時刻圍繞演出本身而存在的動態元素。在梁基爵眼中,這個裝置一邊表達演出的概念,一邊還會發出神奇的音樂。記者在現場看到,這個裝置類似於一個與地面平行的鐘面,有兩個指針從中間發散出來。並不同於真正的時鐘,指針相對於彼此具有固定的90度角,圍繞表盤旋轉。站在舞台中央,跟隨茼U類伴奏聲,梁基爵在時針和分針位置中不斷移動,撥響表盤邊緣多個固定裝置上的撥片,發出聲音。他說,「通過身體不同的力度,將其移動,發出聲音。我有時候要用很大的力氣才可以發出聲音,可能會徘徊不前,這個裝置能很好地詮釋我想表達的概念。」另外,梁基爵設計的能發出警報聲的樂器,也在整場演出中佔據了很重要的地位。同時,現場還有大屏幕,顯示茖茼蛬R台的實時視頻流。舞台正上方的天花板上也安裝了攝像頭,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向後面的屏幕提供演出的現場鏡頭。他說,「我一直在探索如何去用不同的方法去表演音樂,所以會發明一些新的樂器,新的樂器就會有新的聲音。」文:江鑫嫻﹝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ag遠捚萇赽夥源厙桴假袗狟婥 遠捚粗き腎翹轎煤狟婥 郔陔ag厙桴し彆唳狟婥 韓郬軓氈部腎翹狟婥厙硊 遠捚ag忒儂諦誧傷app轎煤狟婥 郬韓d88華硊 韓郬軓氈導唳忒儂唳轎煤狟婥 ag遠捚よ耦泆諦誧傷轎煤狟婥